「揭開軍中貪瀆」系列報導之 政戰亂國 篇

「貪官別看」「揭開軍中貪瀆」系列報導之「政戰亂國」篇

 

政戰學院風紀管理放假

攻陷三軍地下錢莊開張

 

    陳 志 彬

   軍中本是一個封閉式的社會,但近年來風紀問題越爆越難聽!在千夫所指下,國防部首長每每都沉痛向國人致歉!揚言要根除流弊,可是醜聞卻越爆越離譜,官階越曝越高!

 

   政戰保防官本事軍中風紀管理的核心份子,他們在官兵安全資料上記上一筆,這個污點永遠跟著官兵一生,嚴重時,整個前途蒙上一層陰影!詎料,現今的保防官竟然有專車接送到營外喝「花酒」!並導致營區財產受損,不痛不癢的處罰後還核發保險金。尤令人詬病的是,明知其操守不正,還將他調到另外一個單位去當輔導長!這些糊塗長官派他去輔導官兵什麼呢?難道去輔導官兵如何喝花酒的技巧?!

 

        事後被監委揭發後,不但不撤職?調職?竟然連違法核發的保險金都不討!官官相護到如此程度夫復何言?!早將軍魂埋葬在九泉之下矣!

        本新聞多次報導飛官苦悶,沒事去喝花酒放鬆自己,現今連政戰保防人員也流連花叢酒林,再加上一些採購人員及買官賣官之輩在花酒場合「論斤論兩」!看樣子喝花酒已成為軍中的一種文化了?!

 

        提起保防官、輔導長、政戰官,許多當過兵的人聞之色變!在軍方實施精實專案時,九十二年十二月一日,當時的國防部向阿扁提報「精實」案獲准!決定延擬修改「國防部組織法」,將總政治作戰局降編為政治作戰局,局長也由上將改為中將缺,並預定九十七年十月一日開始執行。

        九十五年二月十六日,當時行政院將「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組織條例」修正草案送請立法院審議,確認局長由上將改為中將,惜本草案迄今仍在立院「冷凍」!

 

        眼見九十七年十月一日「大限」將至,而政戰軍官幹部弊案連連,令一些高級將領憂心忡忡!有案可稽的是,九十六年四月十三日,高雄檢調查獲以王彥文為首的地下錢莊集團,該集團還利用香港的「萬寶運動網」提供職棒簽賭!

 

        更恐怖的是,王彥文勾結澎防部情報處安全組保防官陳天龍上尉,及退役上尉曾信強等人,吸收當地現役軍人及民眾,透過「日仔會」方式大放高利貸及職棒簽賭!祇單是中華職棒一個月的簽賭金即高達四千多萬元!

        担任情報處安全組保防官的陳天龍,因經手軍中情報業務,澎防部担心有軍機外洩情事?全面清查中。

 

        比王彥文地下錢莊集團更早的是,九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板橋地檢署指揮憲調人員「兵分十七路」查獲國防大學政戰學院,少校教官陳中昱、上尉秦靖、陸軍司令部戰備訓練處少校廖偉智、後勤司令部少校監察官蕭翔文、海軍151艦少校涂喬丹、國防大學政戰學院上尉寇景翔、陸軍航空旅通用直升機營上尉保防官黃翰仕、金防部砲指部上尉曾瑞豐、步兵上尉保防官何永強、裝指部上尉輔導長陳宥兌等政戰軍、士官組成的地下錢莊,以「假結婚、真賣淫」的犯罪集團!

 

        檢調查出,政戰少校教官陳中昱自九十三年起,與退伍士官徐立齊集資成立「利達」公司,在北部一帶經營地下錢莊。陳中昱並邀集學長、同學、學弟等再集資四千萬擴大營業,將放貸目標瞄準現役軍人,最惡劣的是,他們透過政戰體系清查官兵背景,調查官兵家世財物狀況。

        錢莊並委有黑道兄弟李某暴力討債,強押官兵凌虐還錢。他們更逼迫借貸者提前退伍,扣留退伍金還債,獲取千萬元的暴利!

 

        九十五年元月,因呆帳太多帳目不清而暫告停業、陳中昱於七月間轉業以人頭丈夫引進大陸女子來台賣淫,檢方指揮憲調人員前往陸軍司令部、裝甲兵學校,再跨海到金防部約談四名軍士官到案,檢察官偵訊後,陳中昱以十萬元交保,其他被告則三至六萬元不等交保。

        令檢方憂心的是,嫌犯透過政戰體系深入海、陸、空各軍種,等於將整個軍種全部「攻陷」!予取予求!

 

網站搜尋